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专家 > 专家访谈 > 文章

专访徐国彤教授:谈我国干细胞治疗的临床研究现状

来源:    作者:    时间:2014-08-29    点击: 次   

整体介绍一下目前我们国家细胞研究处于什么样的水平或者阶段?

 

  同济大学医学院院长徐国彤:一个是数量一个是质量,比如我们看它的基础研究或者临床应用,如果我们说干细胞研究领域,基础的研究,我们国家研究的团队已经足够大了,挺多了,国家的投入也很多,我们每年发表的文章现在能排到世界第二,就是英文这种科研的论文,除了美国我们大约排在第二。我们有一批很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得到国际上的认可,这都能做到,但是我们相比之下临床的研究比较滞后,就是国际上各种干细胞治疗,打开美国的那个网上,列出很长的名单,可是我们中国就星星点点几个项目。

 

  刚才您也讲到中国的环境包括政府资金短缺这些,对干细胞这个领域研发是跟国际同步吗?如果是落后的话,是否涉及到政策干扰、环境干扰比较多的因素?

 

  徐国彤:我刚才讲的那篇文章是05年的,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如果现在同一个作者再去写文章,他会把中国作为最有竞争力的国家,因为05年的时候,他说他写都是真的,国家投入并不多,人才也少,大家各做各的,这几年通过国家的几个项目把大家都联合在一起,培养出一大批人,国家投入也很多。我举一个例子,我们眼科投入的也很多,加在一起中国生命科学投入里面相当大的比例是放在干细胞里面,所以也改变了中国科研经费不足,科技人才不够这些,现在我们基础研究拿到国际上很漂亮,都是跟他们可以同步的,资金投入也不比他们少,所以现在来情况已经改了,05年那个作者我建议他重新写一篇,十年以来中国的变化。

 

  干细胞临床实验研究管理办法下半年可能就要出台了,关于这个争论挺多的,您个人比较关注的争论焦点是哪儿?另外,有一个数字,说20年内干细胞治疗市场有4000亿美金,我不知道国内的市场大概预测能有多少?

 

  徐国彤:第一个问题,关于这个文件,去年3月份发下来征求意见稿,我们也认真读完把意见反馈了,客观来讲这套文件做得非常好,文字讲得非常清楚。从我们当时给的反馈意见也是争论焦点之一,就是谁是责任主体,我们这个东西如果想做向哪个部门报,那里面没有写,就是不知道怎么操作,所以我们当时的意见也是希望,如果没有一个部门能够涵盖所有干细胞的临床研究、临床实验、临床应用的话,哪怕分分类,分两大块由不同部门来做也可以。

 

  第二个问题关于市场有多大?很难预测,有可能要比这个数字还会大。你提到这个数字,如果我们想象一下,在干细胞上有突破,意味着很多受到损伤或者发生细胞组织器官坏死、衰亡的情况的病都能够得救了,那样的话,一个病带头的话很多病都能跟上,这个前景不好讲,但是如果在做的过程中出了几个重要的问题,也可能把这个事情要往后滞后很多年,但是最终从科学的角度来看,干细胞前景应该是很好的。

 

  干细胞治疗现在主要选择非常重的病例来做,是说这类病人做了效果更好还是基于什么考虑?

 

  徐国彤:伦理考虑。我给你举一个眼科的例子,我们治疗糖尿病的视网膜病变,我们有一个药,药也挺好,我们申请在中国、美国做临床试验。但是我们希望病也别太重,到后来都已经没法治了,都看不见了,不是因为这个药不好,而是这个病不能治了,可是伦理委员会不通过,中国就没让做,美国给我的答复是这些病人不适合做现在的病例,建议选择晚期的患者,现有办法治疗无效,变成真正的死马了,我们就当活马去治。一些病人打过激光,做过手术,用过各种药物,可是都没有效果,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去试,这是很难的一件事,但是那个项目效果挺好。我希望这个项目也有一样的效果,就是以现在的技术治疗起来认为没法治了,他们还能有一定的效果,这样也许更有说服力,更有利于大家支持这个项目。上了临床以后,取得了一定的经验,证明安全有效,然后它可以从晚期病人再往中期病人倒过来推,这样的话,对患者的福利最大。

 

  并非是因为只针对于晚期,而是说只能先从晚期来开始。

 

  徐国彤:对,从伦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样是最合适的。所有的研究,它有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话,它也会有别的表现,比如说两个药,新药至少要有比原来的药有优点,或者一样的效果比原来要便宜,使用方便。这也是一个动力,让科研人员和企业做出一个更好的东西,在美国、欧洲好一点,医患关系,医疗条件没有那么差,不像中国这个状态。

 

  这两年广告宣传用干细胞来做影子,说能治这个,治那个,包括美容机构都说能去皱,现在很多公众一听这个东西,包括前两年还说这是一个骗局,应该怎样看待干细胞?

 

  徐国彤:干细胞涵盖的太广了,从高端到很普通的都有。这个名字就很容易误导,大家为了省事就叫干细胞。实际就像说一个人,人和人可差很多,干细胞也是一样,有很多种类的干细胞,我们学术上讲的干细胞往往是那种,比如说最有科学影响力,具有多能性或者全能性干细胞,通过这个干细胞我可以获得无限多的细胞,然后让这个细胞变成什么样的细胞都能变,这是全能性或者多能性干细胞,这是最厉害的,这个人的心脏不好,从他身上取点细胞让他长出新的,肝坏了给变成肝脏细胞去把肝补一补,这需要高端的技术,一般人也真是做不了。但同时还有很多干细胞,我们身体里面很多组织都有干细胞,这些干细胞没有那么神秘,我们皮肤里面、脂肪里面、血液里都有,很多人是利用这些干细胞做文章,但是宣传的时候又把干细胞讲得很高科技,他们借助这么一个不清楚的概念就是有点忽悠,我们日常很多宣传中包括美容也好,他们用的干细胞更多的是成体的干细胞,可能利用他分泌的一些细胞因子来起一些作用,也会有效果,但是跟我们讲的高科技的多能高细胞不是一个事情。

 

  普通患者我看这个东西怎么能大概其分辨一下,哪个是假的,哪个是真的,因为有时候没法分辨,但是现在又很多。

 

  徐国彤:这个还真不好分辨。做市场,做宣传,很多人很聪明,做得非常漂亮,很能够吸引人的眼球,抓住大家的兴趣点。要真分辨还是需要跟专业的干细胞专家去咨询一下,如果了解到他讲的干细胞,不告诉你是什么干细胞,从哪儿获得的,也许他是脐带血流出以后,脐带取一点干细胞,那也有一定的技术含量。还有一些是从脂肪里抽点脂,也可以做干细胞,任何一个干细胞对某个病有效,我觉得都应该去鼓励。

 

  就怕什么呢?一个很简单的干细胞,不应该这么多的费用,没那么大风险,没有他么高的科技含量,但是他用干细胞的名义就可以把价格提到天上,这是最糟糕的。就是合理的让消费者知道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,有什么风险,他真正的合理的利润加进去就好了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忽悠了半天,用了不太高科技的干细胞的办法赚了高科技的钱,这时候大家会觉得很别扭。

 

  干细胞治疗与药物治疗在费用上患者的接受程度如何?

 

  徐国彤:分哪一种干细胞治什么病。市场上很多干细胞治疗打着干细胞,因为我提到过,干细胞是从很高科技的某些干细胞到很简单的干细胞,很容易获得的,相对经济实惠的干细胞都有,但是往往是他用很简单的干细胞收高科技干细胞的钱,忽悠病人,这反倒是不好。真正是对一个病人来讲,不管让他有病治好,或者没病更健康,哪怕活得好好的更美一点,都是可以用,只要有效果,但是是什么样的就收什么样的钱,也许本来没有神秘的干细胞,搞得很神秘的概念忽悠多付钱,比较糟糕的是这个。老百姓很难攀比,需要有专家帮他看,就是什么样的干细胞用了多少,大体上可以判断。

 

  其实美国也存在这个争议,因为美国有反对的也有支持的。

 

  徐国彤:对,比如胚胎干细胞很多年前不让做,但是奥巴马上台之后就允许了。由于他们不让做,所以他们被逼着开发新的技术,比如日本做的IPS细胞就是绕过了当时胚胎干细胞的这种伦理的争议,反倒逼着他想新的办法把这个绕过去,世界上没有绝对不好的事情,只是说在被停的时候不动,往前走的就更好,遇到问题解决问题。(来源:干细胞科学网)

上一篇:徐国彤教授点评:生物人工肺

下一篇:徐国彤专访:干细胞为世界带来更多可能

  • 俄罗斯完成首例“仿生眼睛”植入手术 失明25年重见光明
    俄罗斯完成首例“仿生眼睛”植入手术 失明..
  • 美FDA再批一项CAR-T细胞治疗 Kite Pharma的Yescarta获批
    美FDA再批一项CAR-T细胞治疗 Kit..
  • Cell Stem Cell:核孔蛋白Nup153和Sox2共同调节维持神经前体细胞
    Cell Stem Cell:核孔蛋白Nup153和Sox2共同..
  • 寨卡病毒(ZIKV)给治疗神经胶质母细胞瘤带来希望
    寨卡病毒(ZIKV)给治疗神经胶质母细胞..
  • Nature Protocol:使用新生大鼠作为生物反应器可获得成熟人心肌细胞
    Nature Protocol:使用新生大鼠作为生物反..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关注微信
关注微博


友情链接:同济大学医学院 生物谷 同济大学

沪ICP备17012695号-2  |  本站内容争议,合作投稿等请联系:admin@chinastemcell.org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Copyright(C) 科技部973重大基础研究《干细胞资源库与干细胞关键技术平台建设》和 华东干细胞库